我的简介

我的照片

書院是傳統民間辦學的教育模式。人們在這裡互相切磋,論學、教學、涵養身心。書院也可以說是讀書、教書、藏書之地。書院只是一個據點,雖院址在巴生,不意味著學生一定得到巴生來上課。若其他地方有需要上課的話,我們都可以過去。院址是死的,知識是流動的,我們到哪裏,那裏就是敬學書院了。

敬學書院山长——王德龍,畢業于中國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;書院掌学——黃智鴻,畢業于中國南京大學中文系碩士。 歡迎垂詢:王老師 ( 0 1 7 – 3 9 0 6 7 5 6 )、黃老師 ( 0 1 2 – 4 5 3 3 5 7 9 )

 

页面

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

“在家上學”之病——山長王德龍


“在家上學”不能説是悄然興起,極少數家庭悖離正規教育體制的選擇,可謂由來已久。近年隨著謾駡學校,無禮對待教師的行爲蔚爲風潮,“在家上學”的人數有逐漸攀升的跡象。表面上看似對現行教育體制的不滿,追根溯源,不過是極少數家長騁其私智的行爲。社會對此不進行省思,受害的必然是無辜的孩子。這種將孩子作爲實驗品的所謂“新教育”,無疑是將可憐的孩子推向不可挽救的絕路。用活生生的生命來作自私的試驗,父母需要面對的必是終生的遺憾。因此,不可不慎之又慎。
首先,主觀以爲學校和老師皆有毛病,皆不足以教育孩子的觀念本身,就已經説明“在家上學”理論基礎的薄弱,以及思想觀念的偏激與躁動。一支竹竿將所有的學校和老師全部打落水裏,站在岸上沾沾自喜的家長以及推波助瀾者,不惜犧牲孩子的一生,想要展示的不過就是自私的優越感。踐踏孩子的生命,將自己以及別的家庭置於惶恐境地的做法,令人髮指。其次,認爲現行教育體制存在種種問題,從而企圖尋找桃花源的想法,可笑而亦可悲。人生在世,問題不能不有。有理想而不能切實,最終所謂的理想本身也成其爲問題。
最直接的一個疑問便是:主持“在家上學”的家長以及所謂“老師”,難道本身就毫無問題,無論是品格或者學識皆已經臻至完人的階段?否則何以具備如此霸道的嘴臉,罵盡天下的教師?只要如此思維,便可知道“在家上學”的弊病。求全責備最終將引向虛假一途。這些不專業,甚至學無所長的家長和“老師”,必將使孩子錯過最佳的學習階段,最終勞苦而無所成就。這些所謂不受體制學校“污染”的孩子,或許比某些孩子更多一份天真,然而天真與單純並非人生的全部。須知經過人生的種種歷練,仍能保持赤子之心的人,方才是真正的樸實與真純。逃離現實者,必不能擁抱現實。
另一方面,父母實在不應該空想學習愛因斯坦在家“上學”,從而以爲孩子必定能夠擁有愛因斯坦般的成就。須知類似愛因斯坦般的情況,是千萬億人中極少的例子,並非常態。捨常態而弗由,家長需要做好心理準備的是,孩子未來將更多走向愛因斯坦的反面,此其一。部分家長或許在培養孩子的興趣方面,著實用了一番苦心。諸如讓孩子學習某种樂器,讓孩子學習書畫,或者讓孩子學習武術等。然而這一部分的能力,並不能保障孩子成功走入社會,成爲社會有用的棟梁。多方面的能力,豐富而深刻的學養,方才是成人成才的關鍵。而這一切又必須在群體中,漸次達成。純粹這一點,就已經非一般家庭所能承擔,此其二。
中華民族數千年來有“易子而教”的傳統。所謂的“易子而教”,便是不自己親自教養孩子,交由學校和老師縂其職責。其中的緣由,便是父母親自督導將會造成親子關係的交惡。而就常人言之,一般父母基於慈愛孩子,無能與孩子的脾性做長期的抗爭,“在家上學”的另一個大病,最終便是放縱孩子的種種劣根性。自我、懶散、驕慢、無禮、嬌氣、懦弱、幼稚、虛僞則是普遍的惡習。習氣的根深蒂固,孩子或許需要用上一生去逐一糾正。何苦來哉?
再者,“在家上學”的群體,往往以爲嚴肅、認真、有所要求乃是束縛孩子天性的根本因素,一般都是反其道而行,以爲簡易、輕鬆、歡樂以及笑聲,便可以保障孩子學習的動力以及興趣。實則,規範、規矩的喪失,禮貌、禮儀的缺位,對於莊嚴肅穆的積極意義不能夠充分認識,對於孩子的成長以及社會化,有百弊而無一利。一味的有趣和好玩,往往造就孩子的膚淺,深度的缺失。嚴格的要求,合情合理的責效,必要的懲處,生命方才能在適當的裁剪中,從稚嫩走向成熟,從自我自私走入群體以及具備公心公德。不能不再次強調的是,人乃群體性的生物,必要的整齊劃一,對於個體順利進入社會,成爲大群中的一員,自有其普世的價值。
體制教育上千年的歷史,其中往聖先賢所傾注的心血,國家爲此所付出的人力、物力以及財力,不是少數一些人天馬行空、自以爲是的主張和奔走所能夠取代。明乎此,家庭以及孩子必能健康成長,對家國與人群方才有所真貢獻。只要家庭教育以及學校教育能夠互相配合,家長能夠給予教師更多的愛護、理解和支持,孩子的成長之路,必定能夠在歡聲笑語中,勇敢接受生命的種種磨煉,從而茁壯成長爲一株參天大樹。
衷心 期盼每一個家庭和孩子們,皆能在中庸、中正的道路上,迎接生命的陽光,走出一路的芬芳。

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

莊嚴肅穆之美——山長王德龍

美,與其它事物一樣,自有其豐富和多元的一面。
豪放不羈是一種美,自由自在也是一種美。美只要不引起問題,不造成群體以及整體的困擾,美本來就是人生的渴望與追求。“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、“明月松閒照,清泉石上流”、“人生在世不稱意,明朝散髮弄扁舟”都是美的千古典範。而除了無拘無束可以是一種美以外,規矩、規範、整齊劃一也是諸美之一。儀仗隊以規整爲美,只要稍有瑕疵,不美就會被敏銳地察覺;軍隊或者其它制服團體步操經過主席臺,嚴整與否,除了是嚴謹的紀律美以外,透過如此的展示,美的訊息也反映了一個國家,一個團體的整體素質。也可以這麽說,美也是一種審視。審視一個人,審視一個社會,審視這樣的一個世界,究竟經歷了數千年的演化,目前達到了怎麽樣的高度。
也可以這麽說,如果有一種“美”,它體現的是小衆的趣味,並且造成人與人之間的隔閡、衝突以及冷漠,這樣的所謂“美”,便值得人類社會去省思。目前對於暴力、扭曲、病態乃至於變態的追求,在種種理論的包裝、商業推銷的推波助瀾以及衆人盲目的追隨下,正迷惑著世人的耳目。《禮記》〈樂記〉謂:“人心之動,物使之然也”。對於醜惡的刻意探索,正是人心異化的根源。一種被過度渲染的“醜陋”,已然蠶食著這個世界。《禮記》〈樂記〉還說:“是故治世之音安,以樂其政和;亂世之音怨,以怒其政乖;亡國之音哀,以思其民困”。哀怨的不斷拔高,暴力武力的不斷強調,清和安適卻迅速的疏離,亦説明現代以及過度西化的社會正在面臨的困境和災難。
後現代理論不分青紅皂白的解構,如同病房裏的化療和電療,不僅僅企圖把癌細胞殺滅,連同健康的細胞也一併同歸於盡。看似揪出了罪魁禍首,實則是將真正的好與真實的美一舉殲滅。癌細胞和種種醜惡並沒有因此而減少,美與善卻漸漸走向末路。正因爲如此,唯有對於規範美、莊嚴肅穆美、道德美的重新重視,方才足以抵消百年來以丑爲美的追求,所迅速造成的種種弊端。
課堂上的起立行禮,是一種尊師重道的美;周會上唱國歌校歌和升國旗儀式,是一種愛國、愛校的崇敬美;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體諒和關愛,是一種樸素的人性美;犯了錯誤,父母和師長願意責備,乃至於懲處也是一種盡心盡責之美;宗教徒跪拜教主和宗教師,乃是一種信仰美,一種謙卑之美;至若彎腰行禮,跪拜父母師長、堂上歷代祖先,乃是一種無我之美,高度修養之美,以及有情有義,重情重義之美。種種的儀式與要求,只要嚴肅認真、細心用心,皆能在莊嚴肅穆的氛圍下,透過一種嚴謹的形式,讓人有所觸動,有所警醒,有所反思,有所感受,同時也有所升華。
純粹的自由,將會破壞一切的美;規範嚴整,則是警惕人心,喚醒善性,教會人們不要只是往前衝撞,該要停下腳步,回頭望一望,自我檢視,自覺、自律、自愛、自強,而又不忘初心,與人爲善的理性與靈性相結合之大美。過去對於五倫的重視,正是對於這種大美的敏銳覺察和努力貫徹。可惜的是,自我十分強大,日常十分浮誇的現代人生,不一定能夠感受這樣的莊嚴肅穆之美。
基於現代人生只想有趣好玩,不願意切實認真,於是乎,越是想要追求美,卻偏偏離美越是遙遠。 手中握著的那一把細沙,即將流逝,不足以爲美。

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

建設真正的巴生文化城芻議(其四)——山長王德龍


丙、從大衆言之
一、尊重愛護 鼎力支持
大衆的態度,決定了事情的成敗。大衆對於老師士人的尊重,給予領導單位的充分配合,乃是建設文化城的基礎。空有理論和計劃,空有口號,不得民心,文化城終究只是一個幻想。
大衆首先需要認識到的是,在文化學習上,學校教育只是基本的教育,離開了學校,持續的學習,用心的培養自身的優雅與志向,方可提升生命素質。人生除開工作和賺錢,如果可以擁有更好的愛好和不斷的成長,人生將會變得豐富多彩,意義非凡。
故此,建設真正的巴生文化城,有助於生命的内化和升華,大衆理應鼎力支持和擁護。衆志成城,文化城的建設勢必事半功倍。
二、樂學參與 捨我其誰
然而,如何才是鼎力支持?對於文化城計劃的種種課程與活動,衆人都願意報名參與,樂於虛心學習,樂於謙恭用心,樂於謹慎沉潛,便是文化城最好的動力。否則,只有老師士人以及領導團隊的搖旗呐喊,衆人僅僅隔岸觀火,願意翹盼,卻不願意加入其中,成爲其中的一分子,文化城的建設亦必徒然無功。
巴生是我們的家,家的進步以及充實,是每一個家庭成員的責任。你我的參與以及付出,你我的相互扶持以及理解,乃是這個大家庭和樂溫馨的前提。人人皆有捨我其誰的壯志,我們的孩子,我們的未來,必定充滿希望。
一個實至名歸的巴生文化城,首先需要的是巴生人的愛護、擁戴,以及投身其中。
丁、從文化人言之
一、強學樂道 剛毅守成
在教育普及的現代社會,並非受過高等教育便等同於文化人。當今教育僅僅重視知識以及技術能力的弊病,便是士人君子的大量萎縮。商業思維的無孔不入,衆人不自覺的被欲望牽引,過去有理想和操守,有志向和真才實學的文化人,已經悄然變質。因此,辨別文化人的標準,已經不在於學歷或者技術含量。品格以及涵養,方才是文化人的本質。
君子的學養與才幹,在百年母文化疏離的現狀下,早已經遠離中華民族的日常生活。建設文化城的關鍵,除了上述的種種,真正文化人的培養以及形成,同樣是不可規避的因素。文化人能否強學,能否於文化典籍上刻苦用功,並且對於正道有所領會和感悟,決定了文化城能否成形和長久延續。
文化城的建設不可能一蹴而就,同時由於文化城並非商業城,故此,文化城須要文化人的長期以及細緻的耕耘,甚而至於犧牲奉獻,方可逐步成就。真正具備君子涵養的文化人,必可在艱苦和孤寂的環境下,憑藉剛毅的精神傳統,數十年如一日地持之守之,最終盼來文化城的成功落實。
反之,文化人如果墮落,文化城便可望不可及。
二、自覺自愛 自律自強
然而,文化人爲何墮落?甚麽因素致使文化人墮落而不自知?
誠如前文所言,世界性商業大潮的衝擊,西方流行文化的泛濫,以及中華民族對於自身文化的缺乏自信和認識,乃是文化人萎靡不振,甚而至於變節的根本因素。基於此,文化人自覺地回歸母文化,自覺地疏離商業思維,不再唯利是圖,不再亟亟於塑造個人名聲,高度的醒覺與反省,文化城方才具備了真實以及厚實的基礎。
除此以外,文化人如若不能自愛,文化城同樣也只能是海市蜃樓。文化人言談舉止的庸俗和躁動不安,思想境界低下,將造成民衆榜樣的缺失。喪失文化人的城市,必定不可能是文化城。捨棄高度的自律自制,將隨性隨便標榜爲自在自适,包裝成創新和創意,所謂的文化城亦將只是自欺欺人的私欲之僞裝。
要之,文化人的自強不息,艱苦卓絕而能甘之如飴,不在利益以及權勢的威嚇下讓步,民衆必定能夠盼來真正的文化城。而這樣的文化城,方才是可持續發展,同時又造福子孫後代的文化城。
仍需贅言的是,如若民衆能夠護持文化人,不獨文化人創造適宜於文化生根發芽的環境,其實民衆亦可創造適宜於文化人生存的空間。如此這般,文化城便近在咫尺,無須頻頻往外求索。
最後不得不著重強調的是,文化人如若不能指示正確的路向予民衆,反之卻在利欲熏心的左右下, 自身腐敗與凋敝,從而導民衆於歧途,這正是文化崩坏,文化城無望的根本因素。
附記:此篇所論,主要集中在思想精神層面。急著要成果的人,不免嗤之以鼻。然而,思想決定行動,精神彰顯品格。莽撞胡爲,無德無能,文化城終究只是一場空論。

建設真正的巴生文化城芻議(其三)——山長王德龍


(乙)從開展工作言之
一、立其根基 從容有序
任何一棵參天古木,必有一個健壯的主根,牢牢地深入厚實的土壤,方可成就千年的生長。同然,巴生文化城不可以是曇花一現的白象計劃。自欺欺人,不如不爲。既然要有所爲,便應該著眼於基礎和根源。如此方才是大衆翹首以盼的宏圖大計。
一步一腳印,從容有序,乃是衆人皆知的道理。然而,如何踏實,如何真實,卻不能夠空口説白話。巴生文化城如若要立足於世界而當之無愧,並且是外國友人津津樂道的文化重鎮,中華文化的精神及其普世的意義,便是必須把握的根本。真正文化精神的載體,乃是文獻典籍,民俗内容只佔了極小的一部份。促進民衆對於文獻典籍的熱愛與學習,從而提升民衆的文化素養,培養民衆予人親和有禮的印象,是樹立巴生文化城不可替代的内容。
須要著重強調的是:切莫爲了討好大衆而無限降低標準以及要求。長此以往,就是沒有標準,沒有要求,也即是我們目前所能看見的,中華文化只是一種裝點,一種表演,真實的卻是大家都在舞弄和利用中華文化。表面上看是人多熱鬧,反響不小。實則是貶低了文化,敗壞了品味,助長了庸俗。這種態度和舉措,對於宏深文化的傳承與建設,有百弊而無一利。
文化墮落,文化城建來何益?
二、教育為先 文藝隨之
因之如此,建設真正意義的巴生文化城,關鍵的工作在於教育。教育民衆具有熱愛和欣賞雅文化的修養,教育民衆具備欣賞美的能力,教育民衆成爲有涵養的人,如此這般,巴生文化城才不會淪爲虛有其表,只有建築和美食,然而卻缺乏靈魂的虛假之城。政治上的虛假早已令人生厭,巴生文化城背其道而馳,以真誠和切實示人,必可邀來民衆的擁戴。
要之,經典的再學習,乃是華人真正成爲名副其實的中華民族之關鍵。徒有黃皮膚和黑頭髮,還不足以爲華人。至於經典,必然離不開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以及歷代的詩文等。以此爲主體,而以文藝副之,則此宏大和厚實的規模,假以時日,必可成就文化城的美名。
仍須贅言的是,純粹賣點手工藝品,銷售點零食糕點,這只是放大了的早市或者夜市,並不是文化城的真實面目。目光短淺以及亟亟於私利,只能讓我們永遠尾隨別人。如此這般,別人的城必將永遠是文化城,是藝術城,是歷史文化底蘊豐厚的城,而反觀我們的城,則永遠只能是商業城或者消費城。

建設真正的巴生文化城芻議(其二)——山長王德龍

(甲)從領導團隊言之
一、謙恭有禮 大度容眾
歷來有所作爲的帝王將相,皆能虛懷若谷,彬彬有禮,禮待賢士與人才。對於大衆的意見和批評,也都能夠大度接納,然後擇善而從。粗暴無禮,念念只想士人、老師、人才聽從和服從的人,從來沒有能夠在歷史上留下一席之地。如此之人,自然也成就不了甚麽輝煌的事業。
建設真正的巴生文化城,須要真正有識之士的參與。而有識之士往往只信服禮賢下士,謙恭知禮的人。故此,領導團隊不能財大氣粗,自高自大,否則只能召來逢迎阿諛、虛有其表的小人,最終坏了大事。既然要建設文化城,首要之處便是領導團隊的文化素養。領導團隊自身缺乏文化素養,自以爲是,粗野無禮,建設文化城之說,不過是閙著玩的大話。
再者,我們經常批評有關單位不能禮遇人才,留住人才,並引以爲憾。因此,草創之初,我們便必須避免重蹈覆轍,讓人才都樂意貢獻所學,集腋成裘方才是正確的路向。
端正思想,擺正觀念,以身作則,真正文化城的建設並不是太難的事情。
二、好學深思 知所先後
文化城的建設,乃是一個極其專業而又長遠的計劃,須要學有專長的士人老師的參與。基於此,由於領導團隊可能來自於各行各業,自身並不一定具備相關的背景與素養,故此,領導團隊的謙虛好學,不急不躁,願意多一點學習,多一點聆聽,多一點深思熟慮是極其重要的修養。如此便可避免不必要的人力、物力以及財力的浪費,同時也不至於指導大衆走入難以逆轉的錯誤方向。
事半功倍人皆思之,沒有人願意耗費心神,最終得不償失。對於真正中華文化的再學習,有助於提升領導團隊的素養,亦有助於增進共識。在此真實和厚實的基礎之上,正確的計劃,合理的措施,方能順利產生。同時,知所先後,牢牢把握重點,次要的留待日後施行,也是領導團隊樹立榜樣和威望的必由之路。散漫與混亂的舉動,只能令人喪失信心。只想著宣傳,只想著虛名,只想著虛張聲勢,所謂的建設必然只有三分鐘的熱度。
此中仍須著重提出的,乃是走出“文化產業”的迷思。因爲所謂的“文化產業”,往往不能確保重點在文化,副產品在產業。先有了“文化產業”的既定觀念,其結果就是利用文化來達到賺錢的目的。最後必然忽略和犧牲文化,文化淪爲生意人的一種口號、標榜以及廣告。目的達到了,即可棄之如敝履。這種謀求個人私己利益的言行,必然使真正的文化城之建設胎死腹中,徒遺笑柄。揠苗助長的道理盡人皆知,然而此刻我們卻正在進行著助長並使之枯萎的事而不自知。成例在先,不煩贅述。
上文

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

“禮樂人生"民歌講唱 暨 書畵分享會



主講:王德龍老師 黄智鴻老師
地點:巴生中華國中
日期:26817(周六)
時間:上午十時至十二時(講座會)/
    上午十時至下午五時(黄智鴻老師書畵展示)
入塲免費

歡迎諸君携眷出席。謝謝。

详情请浏览 脸书活动页

2017年8月1日星期二

古琴班(逢周二晚上或周四下午)



甲班 逢周二 晚上八时至九时
乙班 逢周四 下午三时至四时
学费 每月两百元 一期三个月连缴
需购琴或自备琴

垂询:黄老师 012-453 3579

详情可浏览 脸书活动页